在澳洲留学的这五个月

时光走太快,一直想写点东西留念,却一直都没抽出时间,就这么拖到了现在。Anyway,胡乱写点总结性的东西,也算是回顾下这几个月一路过来的酸甜苦辣。

学习:
我所选的专业是Master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,所选的学校是澳大利亚悉尼大学。从8月1号开学到11月19号最后一门考试结束,总共三个多月的时间,眨眼就没了!Too many things going on, 当一个人持续处于忙碌状态时,时间会过的出奇的快。

留学之路可以很轻松,也可以很艰苦,我不后悔选择了后者。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也不在乎路途有多艰险,反正自己选的路,哭着也要走下去!

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恐怖,最忙的一个月几乎每天(包括周末)都写作业复习到12点以后,曾在一周内连饭都顾不上吃拼了老命搞定了一份5000字的ESSAY和一份1500字的REPORT,这是个什么概念呢?就相当于国内1W字左右的毕业论文,大概等同于大四下学期一整个学期的任务量,而且是不能随便从网上COPY的,所有的引用都必须明确标明出处,而且引用量不能太多,否则就会被判为抄袭,后果极为严重。除了这,还有5990和5206的Presentation, 5990的Project Plan,各种Quiz轮番轰炸,各种苦,绝不是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轻松愉悦。

俗话说的好,功夫不负有心人,有付出就会有收获,当最后成绩出来看到自己拿了3个Distinction,1个Credit的时候,非常开心,就好像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认同一样。这成绩虽然算不上顶尖,但也已经过了Research Path的分数线了,但我始终觉得自己不适合做Research,而且听说大部分课题都是医疗系统相关,不怎么感兴趣,所以决定下学期还是继续修课。

工作:
找工作的一方面是自给,一方面也是为了融入白人的社会,日常生活明显局限于华人圈了,并不利于日后的职业生涯。

在开学和学期结束的两个时间段陆陆续续投出不少简历,面试过的公司有谷歌,微软,悉尼大学,MPM, Digital Pacific, Holland Capital等。除了悉尼大学,其他的公司几乎都必须要有绿卡,which unfortunately,没有!我现在所付出的一切不就是为了一个PR么?

其实谷歌和微软的面试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恐怖,也绝没有那种刁钻奇怪的问题,问的都是technical staff. 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谁弄出来的,还有那么多人信,哎。

悉尼大学的这份工作我经历了两次面试,一次是在Sydney Talent,我们学校的招聘部门,另一次是在悉尼大学CVE,两次面试都进行的很顺利,面试官都很友善。去悉尼大学面试时我带了一份CV,一份Skills List,一份Draft Project Plan,准备的比较充分,表现应该还不错。面试的过程就和拉家常一样,十分轻松。

11月19号我们考试结束,21号开始上班,由于假期可以做Full time,在我的要求下, Manager把我的工作周期从3个月的Part time改成了3周的Full time,现在有点小后悔了,因为我很喜欢那里的愉悦氛围和友善同事,想多留段时间了,可惜今天12号就是最后一天,就算再美好也已经结束了。哎。今天离开office之前我的Manager Roula说了很多肯定和鼓励的话,同事Matt还请我吃了一顿饭送别,那个感动啊。

我在悉尼大学的工作是完成一个Website Migration Project,包含Vetbook.org, VCPN, Virtual Abattoir三部分,内容主要涉及服务器配置与维护,Linux, Apache, Mysql, Postgres, PHP, HTML,FLASH等内容。

和我一个办公室的三个同事分别是Matt, Rhonda和Anna, 都很友善,特别是Matt,可以说他是我见过的最Positive的人,每天都很Happy, 一直面带笑容,他很重养身,素食者,拥有传说中的Inner peace and harmony。他特别喜欢中国文化,什么气功,功夫,道教之类的他居然比我还懂,然后不停和我聊中国相关的话题。。It’s a shame,中国文化被老外奉为至宝,倒被中国人自己逐渐抛弃。

昨天所有同事集体去了Opera Bar,说是Christmas party,其实就是喝酒聊天,从下午2点一直晚上9点,到最后嗓子都哑了,走路都左右晃,幸好人还算清醒,喝了那么多最后居然还自个儿坐Bus回去了。呵呵。

现在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昨儿Elizabeth不停的和我吐槽CCP,说的好像CCP迫害了她一样,唾沫直飞的样子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好笑。然后她还特别不满在澳的中国家长,她说她的孩子很聪明但在班上老是倒数,因为她觉得中国家长在不停的push push push,逼他们的孩子学这学那,她觉得这是不人性的行为,对于孩子的成长应该顺其天性,我也只能呵呵了,你怎么能指望她能理解14亿人口所带来的竞争压力呢?当然她说的没错,只是这事儿是不可能发生在天朝的,我们都是被push过来的,我们也不乐意啊!

白人不但对他们的孩子没要求,对自己也够松散,大部分都喜欢享受,处处是party animal. 每到周五周六pub都爆满,一放长假就是满世界旅行。

刚开始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Rhonda和Anna一周只上两天班,问她们能赚钱为什么不多赚点呢?然后他们告诉我这叫Life/Work Balance, Life is not all about money. 对于工作,他们的追求就是工资够用就行, 理念和我们完全不一样。 我所工作的地方有一半人都只做part time,另一半做full time的,至少有两天是work at home,这在国内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胡乱写了这么多,是该收笔了。这几个月经历了太多事情,从刚到澳洲的从0开始,到现在的尝试融入,有成功的喜悦,也有失败的挫折,有一群人的狂欢,也有一个人的落寞,在这个过程中收获了许多,成长了许多。未来的路还很遥远,不应当悲观,但也不能盲目乐观,脚踏实地的走下去就好。

注:留学益网在发表学生体会文章时不作改动,文章中的观点和立场只代表学生自己而不是留学益网,希望您能在不同的声音中得到启发和帮助,我们更期望能为您服务。

澳洲留学签证体检必知常识

上一篇:巴瓦格男子高中Balgowlah Boys Campus

下一篇:彼得沃特豪斯中学 Pittwater House School